网贷生死劫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9 22:03

深度|网贷生死劫

2018-07-09 19:53来源:时间财经网络信贷/融资/P2P

原标题:深度|网贷生死劫

中国互联网金融洗牌2.0?

中国互联网金融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7月6日深夜,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官方微博称:对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网贷平台“牛板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这是网贷爆雷平台的又一例。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从6月19日至6月26日,仅仅一周的时间,全国就共有42家网贷平台出现问题,5家国资系平台清盘并提供兑付方案,一家跑路。

本轮网贷平台爆雷风波,以交易规模达800亿元,曾经一度被誉为民间四大高额返利平台之一的唐小僧开始,广受关注。唐小僧爆雷后,同是高返佣平台的联璧金融被立案调查。上市公司系P2P平台信融财富因4000万担保代偿款逾期,与上市公司步森股份陷入僵局。清华大学旗下P2P网贷平台道口贷出现项目逾期。投融家疑似爆雷,投资人奔赴现场……

对于爆雷原因,网贷之家研究报告认为,在目前整个社会宏观经济不景气、借款人逾期率上升、网贷备案延期、股市大跌以及整个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大环境下,6月问题平台数量激增,导致行业一片恐慌。

某网贷平台负责人赵平(化名)对时间财经表示,抛开资金池、自融、庞氏骗局、虚标等违法违规问题,按照目前网贷中介机构管理办法,所有的平台都对流动性风险没有抵抗力。投资者对P2P平台的信任没那么强,一有风吹草动,出现挤兑,平台就很容易出现流动性风险。

目前按照第三方统计有1800多家P2P平台,但实际在运营的不到一半,很多都是僵尸平台,留下一部分人清退项目。“网站挂在那儿,要么人走得差不多了,要不就是不开展业务了。”赵平称。

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向时间财经表示,网贷行业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差,但是不确定性容易让人产生恐慌。整个市场流动性趋紧,并呈现净流出的状态,股票、地产、理财市场整体以避险观望情绪为主。这对互金行业整体也是冲击,首先受影响的就是活期理财类平台。

事实上,今年6月初,各地整治办对辖区内网贷机构业务发展提出了新的规定,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应双降。也就是“淘汰流动性差、实力弱的。熬过这段时间,留下的就是好平台。”某互金平台高管王来喜(化名)表示,目前监管层也是在观望,再拖一年时间,到时候视具体情况是否验收。

并非都是坏消息,与爆雷潮同时出现地是互金平台的融资热。今年5月,P2P行业融资热度开始回升,当月完成2例,融资总金额为2.6亿元。但在6月,融资热度大幅上升。当月,共发生6笔P2P平台融资事件,总融资金额高达34.8亿元(美元兑人民币按1:6.5计算)。融资金额最大的是草根投资的23亿元D轮融资,由洲际油气领投。

7月初,金融科技平台付融宝宣布达成B轮融资,荣获万家乐控股股东战略投资8亿元,目前双方已签署框架协议。

在行业的低估期,也有大量网贷平台负责人站出来力挺行业发展。开鑫贷、信而富、懒财金服、团贷网、理财范、果树财富等20家网贷平台高管站出来,齐为网贷行业呐喊,给投资者注入信心。

备案延期,倒闭潮与融资热并现,网贷行业正在进行一轮更激烈的洗牌。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院薛洪言对事件财经表示,不少平台提前在人员、资产、市场推广等方面储备资源,寄希望于备案之后的大发展,但备案的突然延期打乱了平台的发展节奏,行业不确定性再次增强,客观上起到了加速行业分化洗牌的作用。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则将这次爆雷视为网贷行业洗牌2.0。他说:“从时间和数量看,这次属于网贷行业洗牌2.0。”

沪浙成重灾区

从地域看,这次网贷平台爆雷,上海、浙江成了重灾区。前面提到的唐小僧、牛板金都是沪浙地区,同时也是全国知名的大型P2P平台。

最新的则是杭州P2P平台投融家。7月9日,有投资人反映投融家疑似遭遇警方介入,在投融家官网信息披露板块的实时监控显示,有两名穿着疑似警方人员在投融家现场。

对于投融家出现问题,有报道称,主要是多多理财爆雷李振军跑路,牵连投融家、萌小薪。至此,投融系旗下三家平台相继出现问题。

7月9日,多多理财官方微信号针对近期的逾期发布了公告,称已经无法联系到多多理财实际控制人李振军以及财务总监何永琴,两人已准备跑路。多多理财公告中提到的李振军实际控制了多家网贷平台,且都在杭州,包括较为知名的投融家,原名长富理财的萌小薪和刚被“卖掉”的念钱安。

上周,萌小薪就被爆出有提现困难的现象。目前其官网已经无法正常打开。

公开资料显示,投融家运营主体为杭州投融谱华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为杭州投融长富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和杭州瑞蓄天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李振军为实际控制人。杭州投融长富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9月注资并控股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投融长富(00850.HK)。投融家官网宣传其为港股主板上市企业背景。

萌小薪运营主体为昇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杭州投融长富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同为李振军控制的网贷平台。

多多理财的运营主体为浙江多多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多多理财的台前实际控制人为浙江贝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章华明和西藏瀚澧电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金环,并未有李振军的名字。但真实的实际控制人也是李振军。

截至2018年7月8日,投融家累计借贷金额超103亿元,累计借贷笔数1036876笔,借贷余额17.2亿元,累计借款人数19111人。多多理财于2015年上线,资金由新网银行存管。累计交易金额63.79亿元,贷款余额11.81亿元。

事情发生后,念钱安第一时间撇清关系。7月9日,念钱安发布公告急于撇清与投融系的关系,称已于2017年底脱离投融系,让网友不要误传。官网显示,念钱安待还余额近3.3亿。

一天三四家平台爆雷,且都是同一个实际控制人。爆雷潮已从6月份的上海,蔓延到7月初的杭州。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在6月80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中,主要分布在全国15个省市,浙江省6月出现的停业及问题平台最多,有22家,其中问题平台有17家;其次是上海,6月共有21家停业及问题平台,其中问题平台19家,位居当月问题平台数榜首;北京和广东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均有10家,其中问题平台各有9家。

爆雷平台集中在沪、浙地区,这些地区网贷平台多是一方面原因。另外,于百程认为,前期上海爆雷比较多,主要涉及线下理财、互联网资管、活期、高返平台等,这类本身合规性就存在问题,在行业压力下引爆了。杭州平台主要是活期理财,出现了流动性问题,平台间关联性比较大,易引发连锁反应。

“P2P的投资人是全国性的,但底层资产多是区域性的,如果沪浙地区爆雷最多,起码说明爆雷的主要原因不是出在投资端,而是出在资产端。”薛洪言称。

在最近一个月的爆雷潮前,网贷行业已经走过了近两年的相对平静期。

从网贷之家统计数量看,6月问题平台是近一年单月问题平台爆发的最高峰。历史上单月问题平台最高峰在2015年6月,单月问题平台超100家,达到114家,当时出现这一现象也是与当时正值年中资金紧张、股市暴跌造成一定抽资有所关联。

对于这次的爆雷潮,网贷之家研究员王海梅认为,在近期金融监管趋严、网贷备案延期、股市大跌以及目前整个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大环境下,平台的运营成本和合规成本不断增加,借款人逾期率上升,导致不合规、经营不善的平台不断出现“爆雷”情况。

国资、上市公司系同样不靠谱

从近期爆雷平台看,不管上市公司系还是国资系,大平台还是小平台,都存在爆雷可能。

曾经把上市公司战略投资挂在网站首页宣传的信融财富,近期就被步森股份原实际控制人徐茂栋“坑了”。

7月6日,信融财富再次公开喊话步森股份。并发布最新公告称,2018年6月29日,信融财富首次公告披露了步森股份在信融财富担保4000万元借款项目却未如约履行代偿义务的事项,并给予步森股份5个工作日时间弥补自身过失、完成代偿,以免其对自身作为公众上市公司“有担当”的形象造成进一步伤害。

公告称,从步森股份7月2日发布的“澄清公告”(下简称“步森公告”)所表露信息显示,步森股份不但未在限定时间内完成代偿,且对该担保事实的认同和担当缺乏主动性和诚意。

针对第一次喊话,步森股份发布澄清公告,大概意思是跟本不知道这回事,上市公司没有查到这笔担保。第二次喊话则跟根本没回应。该笔4000万元担保代偿已经陷入僵局。

官网资料显示,信融财富运营主体深圳市信融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信融财富交易总额约185亿元,借款余额24.72亿元,累计交易笔数2360066笔,用户数1652810人,逾期金额约4280万元。

去年底,赵春霞成为步森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同时兼任P2P平台“爱投资”董事长。6月初,赵春霞曾公开宣布发起组建安见数据集团及爱投资正式启动Pre-IPO轮融资。

无独有偶,同样是上市公司系的另一家P2P平台牛板金近日爆雷。

牛板金是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平台,于2015年11月上线运营,于2016年12月13日上线北京银行存管系统。牛板金累计交易规模约391亿元,累计用户规模约82.59万人。曾获得创业板上市公司天泽信息旗下的春晓天泽2亿元A轮投资。

此外,钱满仓6月22日发布清盘方案公告。工商信息显示,上市公司天马股份持有钱满仓15%的股份。

种钱网6月19日发布停运公告,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其20%的股份,而A股上市公司海南海药股份有限公司是南方同正的控股股东。

国资系也不能幸免,前述提到的唐小僧就自称央企背景、会员数超千万。此外,6月4日,曾被中军国储入股半年的车贷平台小灰熊金服,官网发布暂停运营清偿公告。

6月19日,“中房系”旗下,官网称投资总金额达18.1亿元的平台五星财富,发布良性依规退出公告。

6月23日,由国粮(北京)储备库全资控股,属国资系的卓金金服发出了依规退出公告,称经营情况堪忧等原因,在6月25日停止发标、提现、充值,并将在8月1日提交3种兑付方案,9月1日启动兑付。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这80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中有70家为民营系平台,占比达到87.5%;有9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为国资系平台,其中有4家为国资控股平台;另有1家上市系参股平台出现提现困难,占总数的1.25%。

行业洗牌加速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国家网信办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简称“办法”)。

办法明确要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从事或者接受委托从事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出借人的资金;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等13方面业务。

此后两个月不到,2016年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简称“通知”》。

对P2P网络借贷平台,通知明确要求,应守住法律底线和政策红线,落实信息中介性质,不得设立资金池,不得发放贷款,不得非法集资,不得自融自保、代替客户承诺保本保息、期限错配、期限拆分、虚假宣传、虚构标的,不得通过虚构、夸大融资项目收益前景等方法误导出借人,除信用信息采集及核实、贷后跟踪、抵质押管理等业务外,不得从事线下营销。

根据之前规划,今年6月本应是网贷平台备案期限,但后面备案延期,并且提出了双降(降规模、降数量)要求。

薛洪言称,从行业发展阶段看,一直是两极分化的,合规性较好的平台,已经基本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只是在等待备案的临门一脚;还有很多平台,则一直在浑水摸鱼,用行业处于整改期做借口继续从事违规活动,没想过要洗白上岸、可持续发展。

“现在的难点是如何更好、更快地对两类平台进行区分,然后制定差异化政策,引导行业尽快步入正轨。”薛洪言称。

于百程表示,备案延迟,给市场增加了不确定性,市场预期可能会更严,对平台有一定的影响。网贷平台要走向合规,还有挺长一段路。

问题平台频繁爆雷,也让投资者对P2P行业的信心极度脆弱。一有风吹草动就容易发生挤兑,导致平台的流动性风险。

有业内人士预计,网贷平台的备案验收可能会推迟个一、两年。在漫长的寒冬里,网贷行业新一轮的洗牌已经开始了。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则直言,“放弃侥幸,放弃幻想,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做好合规——合规制度的完善,合规组织的建设和合规文化的塑造,才能够及时跟上动态规范。”

6月融资额达35亿元

在P2P行业的风险爆发期,融资活动也突然变得活跃,有人开始“火中取栗”。

据网贷之家P2P网贷行业2018年6月月报,6月份,P2P行业融资热度大幅上升,共发生6例融资事件,总融资金额高达34.8亿元(美元兑人民汇率按照6.5计算)。远高于5月的2例融资,总金额2.6亿元。

6月6家获得融资的平台分别是草根投资、龙龙理财、银多网、投之家、信用宝、玖富。

近日,国内金融科技平台付融宝宣布达成B轮融资,荣获万家乐控股股东战略投资8亿元,目前双方已签署框架协议。

付融宝2013年11月正式上线,由江苏宝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创立,软银中国、浙商基金(北京)和上海金邺实业战略入股。2015年10月完成3.5亿元A轮融资。

当前,资本市场对于P2P平台的投资愈发理性,2018年以来获得亿元以上级别的大额融资相较前两年明显减少。无疑,随着行业清洗潮的来临,P2P行业已进入了下半场,有实力的大佬正在加速布局。

在行业悲观的时候,资本的介入无疑是行业的一剂强心针。

投资者需谨慎

对于防不胜防的爆雷潮,投资者也要提高警惕。在唐小僧爆雷后,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助理研究员夏杰发文提醒。综合看来,导致P2P平台的“爆雷”原因多样,主要可以归结为三类。

一是虚构高收益借贷项目进行欺诈。P2P平台通过发布超高收益项目吸引投资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用新账还旧账树立短期信用的庞氏骗局等性质恶劣的事件,最后被迫停业、经侦介入、提现困难,甚至出现平台跑路。

二是平台经营能力不足和管理不善导致的风险。目前,市场上的网贷企业还是有些鱼龙混杂,很多监管政策并未落到实处。对于网贷平台的运营团队来说,在资金管理、借款人的资质审查、内部管理和风控等各个经营环节都需要具备很强的专业能力,有很多平台的经营和管理能力并不能很好地匹配控制风险的需求,因此会引发风险。

三是系统性的行业风险。由于网贷行业是一个投资者信心高度不足的领域,在追求较高收益的同时,投资者对于平台的“跑路”或“爆雷”长期处于惴惴不安的状态,所以一个平台的爆雷很容易发生多米诺骨牌的传递效应。

对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具体分析,网贷之家发现以下特点:

近一半停业及问题平台是在824(网贷中介机构管理办法发布时间:2016年8月24日)后上线。

停业及问题平台多为民营系,据不完全统计,这80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中有70家为民营系平台,占比达到87.5%。

80%以上停业及问题平台未上银行存管,合规进度慢。

高返及线下理财平台频出问题,需谨慎对待此类平台。通过各类资料统计,发现6月份的63家问题平台中至少有36家存在高返的情况,也就是俗称的“网贷羊毛”。

平台名

上线时间

问题类型

投资期限

投资金额(元)

返现+利息(元)

年化收益率

花木金融

2016年8月

提现困难

30天

10000

512

61.44%

金球所

2018年1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613

73.56%

微积金

2013年12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440

52.80%

云端金融

2016年7月

提现困难

30天

——

返现2.2%

超30%

湖商贷

2013年7月

提现困难

30天

10000

510

61.20%

i财富

2015年2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276

33.12%

贤钱宝

2017年7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570

68.40%

萌芽金服

2017年10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返现800

超100%

中鼎国服

2016年11月

提现困难

30天

10000

493

59.16%

旺财猫

2015年5月

提现困难

30天

10000

返现120

超20%

壹理财

2014年9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328

39.36%

花果金融

2014年1月

提现困难

1月

——

返现2%

超24%

小诸葛网贷

2015年12月

提现困难

1月

10000

696

83.52%

(部分“羊毛”平台投资收益情况资料来源:网贷之家研究中心)

“单一的指标很难区分平台好坏,加上现在行业内信息披露做得并不好。”对网贷投资者,薛洪言建议,“还是减少投资比例、降低投资预期吧,一方面,适当调降P2P投资在资产配置中的比例,规避趋势风险;另一方面,降低收益预期,适度向头部大平台回归。”

最新消息,7月9日下午,央行官网公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下一阶段工作部署。对整治给出时间表,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化解存量风险,消除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应互联网金融特点的监管制度体系。(北京时间财经 曾福斌)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